白丁古帝:第十八章 绝命逃亡 下
  

    但是没有力量永远没得选择!

    所以韵左说的没有错,他必须要恢复力量,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他还有没有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知道随着黑袍人飞行了多久,他最后的印象就是在晌午时刻,而现在已经是明月高照了。

    忽然,黄易隐约的感觉到了在附近的空中,不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,此时正有一道隐晦的气息悄悄的在黑暗中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黄易此时不动声色,因为他感觉那道气息很像是中午和黑袍人战斗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若黄易没猜错的话,在晌午的那场战斗中,白袍中年人没有抵挡神兵的攻击,反而采用了那种两败俱伤的办法,一定是他故意而为之。

    重创了黑袍人的精神力之后,黑袍人的感知力将会大大下降,从而能使他追踪的过程不被黑袍人发现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白袍中年人又在打什么算盘,为何如此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黄易虽不知对方是敌是友,但若有搅局者,对自己来说那便是机会,所以黄易此时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偷偷的在体内运转修为,给自己疗伤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黑袍人也伤得很重,他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,而且飞行一会他就要在空中停留几分钟来回复力量。

    这正好给了黄易疗伤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寒冷的空中将近又飞行了一个多时,黄易才感觉到黑袍人有降落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此刻黄易已经感觉到伤势恢复了了大半了,毕竟自己流淌着大帝之血,若因为这种没有伤及本源的伤躺了十天半个月,那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黑袍人拎着黄易降落在一处断崖底部,在杂草丛生的一块岩石后,可以看到一个隐蔽的山洞。

    黄易此时仍然装成瘫痪状态,这能降低黑袍人的防备心里。

    黑袍人把黄易拎进了山洞之内,这个山洞很深。看起来像是人为开凿的,山洞内腐臭味熏天,路上可以看到许多人的尸骨,从服装上,这些尸骨有许多是教派中人。

    而一直尾随与身后的隐晦气息也在洞口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洞穴中行进了一会之后,洞穴逐渐变得宽敞起来,在洞穴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大厅,这个大厅四周有类似牢房一般隔间,黑袍人将黄易随手丢进了了一个牢房之中。

    黄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用感知力悄悄地观察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哼~轮回大帝,失去修为的你,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罢了。黑袍人沙哑的声音中透露着蔑视。

    他居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份!黄易大感惊讶,庄右和韵左,还有黑袍人,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。不仅如此,这个黑袍人也能操纵大帝神兵!重重疑问困扰着黄易,为什么感觉只有自己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是个修行没落,少有杀戮与动荡的时代,但是现在看来,这个时代的水比自己想的要深。

    黑袍人伤的很重,精神力受损恢复起来远比肉身和本源的伤更难疗养,他需要尽快恢复力量,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,否则别说驱使大帝神兵,就算飞行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说罢他便往来时的洞口走去。

    黄易的超乎常人的精神力能让他感觉到异常微弱的气息,虽然不及大帝时期的十分之一,但也绝非常人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感觉到黑袍人逐渐走远了以后,黄易才敢心翼翼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牢房光线昏暗,仅有牢房门上的封印结界闪着微弱的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黄易悄悄的勾起一丝力量,一道微的火苗在黄易的手指上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易站起身来观察着门上的封印结界,幽幽的火苗下他的影子在洞壁上扭曲舞动,让这漆黑的洞穴更多出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他仔细研究了一会以后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。因为他发现这道结界虽然复杂,但是并非无法破解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自己的时运可以说是背到了极点,没有一件事是顺他心意的,就连今日这种不幸中的万幸都能让他感到莫大的欣慰

    黄易又开始借着火苗的微光观察起洞穴之中的情况,这种大厅之中,有十多个牢房,有几个洞穴中隐约可以看到关押着人,有些则已成尸骨。

    这时黄易居然在一个牢房之中看见了一个身穿自己学校校服的人!她蜷缩着坐在牢房之中,低头躲在在自己的臂弯里!垂落下来的长发让黄易看不清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黄易隐隐间觉得她的体态看起来有几分眼熟,有几分像是当了自己一个月同桌的曦雨?

    忽然,洞口之外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响声,黄易赶紧熄灭了手上的火苗。他仔细的听了一会,这是战斗的声音,绝对是黑袍人和跟来的那个人打起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