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丁古帝:第十二章 力量枷锁
  

    他心里吐槽:等我恢复了实力,定将韵左打三十大板

    就在黄易一掌轰向庄右之时,庄右先是一惊,猛然如条件反射般的向边上闪躲。

    但瞬间庄右瞬间就明白过来!黄易居然反过来利用了他的战斗经验!黄易根本就没有修为可用!他在利用自己的本能反应!这样老辣的手段让庄右一阵惊叹!

    机会来了!

    稍纵即逝的破绽!黄易用尽全力,刹那间冲向立足未稳的庄右,用尽全力一拳挥出。

    庄右知道自己上当了,迅速做出调整,不过为时已晚,他已经慢人一步,无奈之下横挥一拳,做最后挣扎。

    黄易一拳扎扎实实的落在了他的胸口,将他震出老远,撞断了几颗大树以后才站稳。

    而庄右只是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将自己震退了十多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算不上激烈的战斗,没有力量的碰撞,没有华丽的技法,仅仅只惊飞可在林间休息的鸟群。

    这是黄易穿越现代以来的第一场战斗,他几乎已经用尽了全身之力,但是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还要弱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看出庄右招式的漏洞,但是却没有能力抓住这样的机会反击,只能利用经验迫使庄右出现较大的失误。

    庄右你太丢人了吧韵左走到了庄右身边,脸上带着几分嘲笑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他动用修为,我挡不住他一拳。黄易依旧照实说,刚才的决斗中庄右没有动用一丝修为,两人纯粹是再用肉身的力量和技巧进行博弈,他们这么做也只不过是试探一下失去修为的大帝还有多少实力。

    我输了。庄右废话不多,有一说一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会输,但是没想到你输得那么快。韵左说道,而后在林地间走了一圈,在一块蓬松的草地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了,你不是想摆脱我们吗,那你赶紧恢复力量吧。韵左说。

    庄右也斜靠在一颗大树上,双手叉在胸前,无聊的看着远处的城市。

    黄易心中其实有很多疑问,不过也并未多说什么,等自己力量回复,谜底自然揭晓。

    他自顾自的找了一块山石坐盘坐下来,闭上了双眼,心境空灵。

    黄易开始感受自己体内若蕴藏的一切,一下午他如同老僧入定,林间安静的出奇,仅能听到山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黄易的精神力在身上不断游走,在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一道缚有重重枷锁的大门。大门之内,沉睡着如同汪洋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,若是别人窥视,定会被这磅礴的力量所震惊,黄易的精神力就好像是海上的一叶扁舟,在力量的海洋中显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本源,就好比大海里有无数滴水,一滴水有无数的水分子和原子,而每一颗原子核都能引发出一场核聚变!

    这是黄易第一次在一个凡人的视角来感受大帝的力量!就连他都为自己所拥有的无上力量感到震惊!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力量大门的枷锁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一下午的时间悄然过去了。

    黄易默默的睁开了眼睛,他已经尝试了所有办法引动力量,但是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唉黄易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他不再执着于打开力量的枷锁。他开始回想自己失去力量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自己的力量就这样沉睡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力量沉睡和那段回忆有很大的关系,这可能是他打开力量枷锁的钥匙。

    他隐约记得在他穿越之前,他站在大荒之上,身后站着的是需要他去保护的人,但在这段模糊的记忆中,看不清所有人的面容。而他身边,有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,而自己似乎遇到了麻烦,有恐怖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今天将是你的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这个是黄易这个月来迫切的想回到远古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难题又出现了,即使他想起了那段记忆,那也是远古时期的事情,自己能在这个时代打开远古枷锁的羁绊吗?

    没有头绪吗?韵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黄易的不远处,而庄右则站在空地的断崖边眺望着城市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洒在林间空地上,远远望去,将森林与城市都安躺在金黄色的晚霞之中,天空的同样被照耀的火红一片,城市依旧繁华,远处成片的稻田在这个初秋的季节已经开始成熟。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安详,此刻的美景如同笔仙晕染的一副画,三道身被刻画在这如梦似幻的瞬间。

    算了。既然已是天意,当一介白丁,也未尝不可。黄易淡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真是看得开。韵左轻笑,接着说:不过你必须寻回你的力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