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丁古帝:第三十一章 B计划
  

    韵左轻轻的走到了黄易的床前,坐在了床边上翘着二郎腿,黑丝包裹两条大长腿让人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纤纤细指划过黄易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银发丝丝垂落,带着一股让人神魂颠倒的香味。

    黄易你感觉我这身打扮怎么样呀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的黄易,心里没有惊喜,只有惊吓。此时他连大气都不敢喘,他不知道韵左这是下什么**汤。

    自己是从了?还是从了?还是从了?

    在这个气氛几乎快要火热到燃烧起来的时刻,半掩着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从门外走进来的庄右被眼前的一幕惊的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黄易和韵左同样被忽然闯进来的庄右吓了一跳,三人怔怔的对视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庄右先是一脸的尴尬,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气氛诡异的二人,而后露出一副辣眼睛的表情。

    打扰了,打扰了

    说完溜一般的帮二人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喂你可能有什么误会!

    黄易对庄右喊了一声,但是良久都没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韵左此时已是羞红了脸,她平日里虽然一副妩媚动人,坏坏的样子,但此刻却也羞红了脸,一副娇羞的样子让人爱恨不能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只是表面上坏坏的,其实也是一个未经世事的人。

    黄易哀嚎着扑在枕头上说:

    韵左你这是在毁我清白啊。

    给本姑娘闭嘴。

    韵左没有理会黄易,一副头疼的表情,手指按在太阳穴上,无奈的很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在光天化日之下,让人看见我们在行苟且之事,你叫我以后怎么在庄右面前抬起头来

    黄易可怜巴巴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韵左。

    韵左差点被黄易这番话说的肺气炸,现在最想澄清清白的人明明是她好吧。

    不过韵左现在也是一脑子浆糊尴尬的很,她只是皮了这么一下,谁知道庄右会在这个时候进来,不过这种场面还真的不太好解释。

    你快想想应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我们不是确实准备行苟且之事吗?怎么解释?

    黄易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并不是我只是

    韵左无言以对,刚才的场景,说起来好像是自己的锅。

    于是二人赶紧一起走出厢房,把在院门口替二人把风的庄右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桌前,黄易是丢脸丢的头也不敢抬,生怕庄右认为他是有角色扮演之类恶趣味的人。

    韵左同样不知从何说起,看着一言不发的黄易。

    反而是平时不苟言笑的庄右先开了口,他用尬聊的口气说道:

    这种事,挺正常的繁衍生息,大自然的规律

    噗哈哈哈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