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丁古帝:第二十一章 曦家古族
  

    好好好~雨儿你先去好好的梳洗一番,你看都脏成什么样了,一定受苦了。姑妈和蔼的对曦雨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曦雨姑妈对黄易并无太多好感,但也并非蛮横无理的人,他让人给黄易准备了一间幽静的厢房,房屋后面是一片竹林,屋前有一张石桌,桌旁有缓缓流过的山泉。

    这对黄易来说再好不过了,他终于是有个地方可以安心的恢复这两天下来所受的暗伤。而且这座山庄有大至尊坐镇,想必黑袍人不敢贸然闯进来。即使他能操纵大帝神兵,但是他的修为太低了,根本发挥不出大帝神兵的灭世威力。

    然后他便要搞清楚这些天接近自己的这些人,到底是什么来头,韵左庄右?黑袍人?他们为什么都知道自己的底细,为什么就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说罢黄易便进了厢房,这是一间古朴的屋,黄易一口就喝干了茶壶里的水,而后坐在床榻之上开始运转帝卷疗伤。

    他目前的力量本源极其弱,虽有一丝大帝之力融于其中,但是这远远不够,恢复所有暗伤还是需要一些时间

    他一坐就是几个时,不知不觉间已是日落时分。

    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,他便开始修炼了起来,目前自己的处境可以说是相当恶劣,他必须迅速的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门口传来轻轻的叩门声。一个女仆在门外说道:恩人,这是姐让我送来的饭菜。

    谢谢,放在门口便是。黄易回答。

    黄易,开门呀。

    这时曦雨的声音在门外传来,虽然自己的时间宝贵,但是寄人篱下也不好让主人吃闭门羹吧

    黄易便下床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的曦雨,一袭白衣,及腰的青丝如瀑般垂下,完美的面容好似画中仙子,纤腰细指,亭亭玉立,让黄易都惊艳了一番。

    曦雨,什么事?黄易问。

    这时不知曦雨哪里拿出了一面镜子,举在了黄易的眼前。

    黄易差点被镜子里的自己逗的笑出声。自己蓬头垢面,脖子上血迹斑斑,一身衣服破破烂烂,看起来真的比街边乞丐还要惨

    你先好好吃一顿饭,我给你带了新的衣物,一会去冲一个澡,明天我妈妈说要请我的救命恩人共进早宴。曦雨说道。

    说罢女仆便递上了一盘丰盛的食物,黄易已经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食物了,没进房门就被酒香所吸引,端起酒杯便浅尝一口。

    玉,一会替恩人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开始渐渐落下,两人终于可以看见远方有一条道路,有路那便有车,两人也不必靠双腿疲于奔命了。

    你说庄右和韵左来自帝王古族?黄易问。

    我也不确定,只是道听途说,但是他们几乎把所有古家族和教派都得罪光了,族里的很多人都叫他们妖孽。曦雨说道。

    真是臭名在外黄易嘀咕

    别人叫他们妖孽是因为他们的天赋,他们年龄才刚和我们差不多据说他们的修为已入化境。曦雨说。

    不过黄易觉得庄右与韵左还真有可能是大帝后裔,他们不仅天赋惊人,而且可以操纵帝兵,但是他们居然随手就把帝兵扔了,这样的败家子谁摊上谁倒霉

    不过想要调查还是比较简单的,大帝所用帝兵定然留名万世,只要知道他们用的兵器是哪位大帝所用,他们的身份就能猜出一半了。

    黑袍人又为什么抓你?黄易问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什么话都没对我说过

    黄易沉默着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两人跋山涉水终于是离开了这片深山老林,来到了一条公路旁。这条蜿蜒曲折的公路看不到尽头,他们还能凭借着太阳判断出回去的方位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和平年代的人还是比较友好的,在远古时代蹭别人的马车想想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路边遇到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,见二位穿着校服的迷路学生,就顺道载了他们一程。

    此刻黄易与曦雨坐在货车的车厢里,看着远去树林与大山,似乎依旧在为这两天的事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汽车引擎的声音在这条老旧的柏油路上显得那么刺耳,今夜黄易与曦雨都不敢睡觉。就连两个驾驶员停车换班,都让他们心惊胆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