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鬼蜮:告别宴会
  

    熵也是郁闷了,怎么感觉江孝泽和尹宁浩都带有同一种意思?刚想回答江孝泽,江纤颖就已经忍受不了自己父亲这种**裸卖女儿的行为了!

    爸你说什么呢!能有什么活动啊?让他自生自灭去吧!我们赶紧回家!江纤颖向周围长辈们告完别,冲着熵就是扬起了她那高傲的下巴!拽着江孝泽就是往外走。

    很无奈!江孝泽一脸懵逼!怎,怎,怎么了这是?这小两口刚才还搂搂抱抱亲亲爱爱的,这么快就闹矛盾了?我还想给他们制造机会来着江孝泽抱歉的向尹宁浩和肖鹰腾告别,被江纤颖一路拖出了会场!

    怎么了颖儿,吵架啦?酒店外,晚风习习,江孝泽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什么,爸你不用担心!江纤颖回以一个微笑,却也不知道自己在惆怅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车,江孝泽也只能一直默默注视着江纤颖,注视着这个自己想要呵护,却又一直不懂得怎么去呵护的女儿哎!恋安,我是不是,真的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呢

    那么,尹伯父尹伯母,肖伯父肖伯母,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!毕竟咖啡馆一直没人也不行。熵礼貌性的告别。

    那好吧,确实时间也不早了,就让征儿送送你们吧!尹宁浩也不是那种虚伪,假装再挽留一下的人。

    临走前,熵看了一眼一直低着头尹馨。本想说声再见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。跟着尹征走出了酒店,熵少,你和江纤颖尹征一直犹犹豫豫,最后还是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不是吧连你都没看出来吗?我们当然是假的啦!只不过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拒绝伯父,也只能出此下策了!哎!熵长叹一口气,一副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尹征却是确确实实的松了一口气!出于私心,尹征也非常希望熵能够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。然而有一个周忆伊,尹征至今不知道周忆伊对于熵的意义。但至少可以确定,绝对不简单!若如再多一个江纤颖,那尹馨的希望就更小了。

    吼?没想到我们无敌的熵少,居然也会有无可奈何的时候!尹征一阵挖苦。

    哇~虽然本少很优秀,但女人这种生物,实在是太深奥了哇!演员,职业的演员,熵的一脸苦恼。

    呵呵一番谈笑之后,尹征派了两辆车送熵等人回到了幽香咖啡馆。

    下了车,熵打开了汤青离开时上的锁,走进了安静的咖啡馆。

    玩归玩,不要无脑的暴露了自己!萧叶冰冷冷一句,打破了冷冷的气愤。

    哎!熵难得的没有调皮,转身面向其余五人,突然深鞠一躬,今天实在是抱歉了!因为我一时的入迷,差一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!熵难得的认真,却让其余人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没事啦熵哥哥,你不是完美地掩盖过去了吗?今晚的人应该不会有多少愿意回想起诡鬼这个称呼吧?而且我相信冰姐姐也不是希望你道歉,对吧?伞儿打破尴尬的僵局,期待的望着萧叶冰。

    与其想着道歉,还不如下次注意一些。萧叶冰还是给出了冷冷的回答,径自向后屋走去。

    昂,谢谢!熵平静的回答,萧叶冰却停下了脚步。没有任何反应,几秒后,再次走向了后屋

    虽然语气冰冷,言语犀利直接,但萧叶冰却无疑是熵最好的辅助!不干涉熵的自由,却总能一次次的使熵清醒!

    征豪酒店的某间包厢里,尹宁浩和尹征,肖鹰腾和肖敬飞围坐在一起。尹兄,最近我们警察局接到许多报案,都是在偏僻角落发现了尸体,然而我们却找不到任何有关的线索!不过,据调查,死者大都为冯建国的手下,不知道尹兄对这个凶手有什么线索?肖鹰腾向尹宁浩道出了最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事?可我从没听说过啊!如果此人真的是有目的的暗杀冯建国的人,难道是曾经和冯建国有什么过节?尹宁浩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尹兄你也不清楚就很奇怪了!不过我也一直担忧凶手是在帮我们,所以一直没有把这些事情公布于众,以免对这个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!肖鹰腾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嗯暂时先看一下情况吧!不过查还是要查的,万一此人只是个杀人狂魔,我们至少也得有办法立刻制止他,以免他伤及无辜!尹宁浩说完,肖鹰腾也同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爸,尹伯父,你们说,要不要让熵少帮忙查一查?我觉得熵少的分析能力非常的强,就算我们警局也没什么人可以和他媲美!肖敬飞的一句话,突然打破了僵硬的局面。

    敬飞侄儿说的有道理啊!如果让公孙侄儿帮帮忙的话,或许尹宁浩话说到一半,突然停下,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其余三人都是疑惑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尹宁浩突然看向尹征,征儿你还记不记得,公孙侄儿来我们家做客那次,他说他会给冯建国送一份礼物?难道尹宁浩越想越感到惊讶,不过却又感觉越来越真实!毕竟熵等人的身手他虽没有亲眼见过,但也从尹征的描述中能够知道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尹征听到尹宁浩这么问,突然也是一惊!说实话他自己都忘了熵曾经说过这句话,但经尹宁浩这么一提醒,他也开始怀疑起来。不可能吧再怎么说,熵少他们只有六人。而且,熵少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冯建国的人的信息和行动的呢?怀疑归怀疑,尹征还是选择了冷静分析。虽然,他一直觉得熵很神秘。

    你们在说什么呢?发生过什么吗?肖鹰腾和肖敬飞听的云里雾里。于是尹宁浩就把那天的事给两人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不过尹征侄儿说的有道理,应该不可能会是公孙侄儿做的!肖鹰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嗯,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要麻烦公孙侄儿了,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!尹宁浩的提议得到了支持,但每个人心中,对于熵的身份,都有了一丝疑惑

    闹剧之后,宴会依然进行时。一直到晚十点左右,宾客们才陆陆续续的离开。

    公孙侄儿,今晚你和颖儿,可有什么活动?江孝泽面带微笑,不停向熵眨巴着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