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鬼蜮:第一百二十四章 判若两人
  

    而望着这一切戏剧性的发展,一直被晾在一旁当不存在的樊填,越来越看不透他眼前的这个总指挥了

    暗叶飘摇,晚风伴舞。月星当空,夜静人稀

    报告队长,我们可以开始了吗?樊填猛地站起身,注视着熵。他已经等了许久了

    躺在岩石上,嘴里含着一根狗尾草的熵,在樊填突兀的打破了那一份宁静之后,微微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满夜星空。搜嘎,抽出枕在头下的左手,遮在眼前,拇指与食指捏着的是一把金色的钥匙。深邃的目光见不到底,仿佛在注视着什么,某些沉重的东西。已经是黑夜时刻了啊

    一旁的樊填一脸懵逼,不明觉厉!咋回事啊?

    呦西!熵一个翻身,直立立地站起,嗯~伸了个懒腰,感觉整个世界都明朗了!啊咧啊咧,都这个时间了吗?那差不多就

    唔~我们的熵少训练这么认真的嘛?明明自己还经常偷懒!熟悉的声音从黑夜中穿梭而来。

    咦~好歹在有人的情况下,多多少少给熵哥哥留点面子嘛!月光照耀下,五个身影伴随着嬉闹声出现在熵面前。

    唔~仿佛找到了宝藏似得,熵的双眼放光,径直冲向了叶辙,双手紧紧抓住叶辙的双肩,叶辙,有木有吃的有木有吃的本少快饿崩溃了!

    云里雾里的叶辙这才理解熵的这一番突兀的举动,然而回应熵的也只是一脸无奈,我总不可能把菜都随身携带上山吧?对不起了熵少,您

    啊!吧卡娜(怎么可能)!熵突然神色慌张,双眼圆睁,满脸惊恐,难道说,敌方特务已经知道了本少的存在,特地实施了这场企图饿死本少的计划吗?

    原本因熵异常的举动还有些担忧的五人,瞬间用手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子,是不需要吃了。萧叶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啊!熵突然大喊一声,众人又是一惊,紧张的望着熵。难度连小冰冰也被收买了吗!
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静。全程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并且还在讶于熵与之前判若两人的樊填,只突然不禁打了个哆嗦,莫名的感觉到周围温度骤降,伸出左手不断摩擦右手臂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懂的人永远只能处于迷茫中,理解的人却早已开始了行动!萧叶冰刚抬起左手,熵的右手立刻就阻止了萧叶冰的下一步行动。玩笑啦玩笑啦!冰冰女神别介意啦!从中二模式切换回来,熵满脸的谄媚讨好。

    萧叶冰刚想放下捏着飞刀的左手,又有一只玲珑的小手伸了过来,指着紧抓着萧叶冰左手的熵的右手,啊咧咧原来熵哥哥冰姐姐你们的关系这么亲密啊!我们都不知道的说!调皮的伞儿立刻退回到了其余三人身边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立刻别过头去,啊啊啊我们什么都没听到,什么都没看见哈!然而却依然可以看清三人脸上强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熵小心翼翼的看向了萧叶冰,轻轻地松开了萧叶冰的手,意外,意外!

    然而寒风一袭,刚想转身逃跑的熵直接被一脚踢飞了出去

    啊!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嘛!远处传来了凄厉的惨叫,惊起了林中的鸟雀。

    嘶~听熵哥哥刚才那声惨叫,应该挺疼的,我合不合做的太过了林伞儿像做错了事的孩子,紧张的望着身旁的齐栖,欲图求得一丝安慰。

    要说实话吗?齐栖双手环胸,脑袋向左倾斜,望着一脸紧张的林伞儿。

    嗯嗯!林伞儿乖巧的仿佛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你这次的助攻,是真的好

    得修(对吧)?我也觉得我这次的助攻非常好!他们两个早该坦率一点了!得到了齐栖的支持,林伞儿瞬间理直气壮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把人家熵少害的那么惨,居然还有脸说是在帮他我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哈哈哈哈!齐栖左手捂脸,右手撑着左手肘,不停地笑。

    嗯~林伞儿满脸委屈而愤怒的瞪着齐栖。哦对不起我的女王大人,主要是实在是太好笑了!哈哈哈哈!

    你还笑!齐栖什么的,最讨厌了!哼!

    不是,我的女王大人,千万别生气哈

    一阵寒风吹过,伴随着几片落叶从叶辙和苏衍僵硬的身前滑落,呆滞的眼神,萧瑟油然而生

    现充什么的,

    全部原地爆炸吧!

    咦呆呆呆呆(疼疼疼疼疼)!熵撑着自己的腰,满脸痛苦,一瘸一拐的再一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啊?你们笑什么?再一次见到本少就这么值得令你们高兴吗?嘛,虽然本少知道自己很完美,但你们这样子,实在是不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