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侠我不养成了:038 这可是亲孙女啊
  

    一个收费这么高的郎中,怎么可能是好人?老神仙你应该有点常识。叶如风却反过来训程正。

    听到这段话的程正目瞪口呆,这小子是不是逻辑有问题?还是我脑子不好使了?

    吨吨吨,切药的声音暂时吸引了程正的注意力,他没来得及深入思考这个哲学问题。

    李郎中和那个苗人此时双眼都蒙着布,但是两人手上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停。

    李郎中那个切药刀用的那叫一熟练,气势如虹,大开大合,把药材切得又薄又好看。而且那些药材还会自动掉到他准备好的簸箕里面。

    那个苗人也很熟练,不过比起李郎中这种炫技的方式,他就朴实多了。切药刀半悬空放着,对着药材也切得更加温柔一点,而药材也都是轻轻地掉在了切药刀下面的篮子里面。

    程正开始是被李郎中那个气势给惊到了,他又不懂中药,也看不出哪个切得更好。所以很快就无聊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无聊起来,可能他自己都害怕。

    例如程正终于又开始思考一个只出现在小说里面的情节了。

    李郎中和苗人都是蒙着眼睛,而解药就在叶如风趴着的不远处门口。为什么叶如风要趴在这里看戏?反正切药声音这么大,为什么叶如风不能把解药直接拿到手呢?

    提出这个疑问之后,大侠叶如风用实际行动告诉他,原因简单到无法想象:老神仙,我腿趴麻了。

    崽啊,阿爸对你很失望啊。

    程正最想知道情节没出现,心里面不由得失落。如果两个人比完发现解药不见了了,那事情发展一定很精彩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拥有主角光环的男人,叶如风偶尔也有爆发的时候,此刻他就拖着一条已经麻掉的腿,不管不顾用手肘代替脚,匍匐到了李郎中家门口。

    然后程正的笑容就凝固了,叶如风,传说的主角,把解药高高举起,表明自己的胜利。乐极生悲,那个装解药的是一个竹筒,竹筒的口并没有封严实。

    所以就有了一阵水流哗哗的声音,冰冷地拍打在一代大侠叶如风的脸上。

    你真是太优秀了。程正甚至说不出什么话来刺激这傻儿子了,这下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以李郎中的抠门程度,千年人参、九转还魂草还有不值钱的大黄,都得叶如风进贡了。

    我们跑吧。不是程正爱出馊主意,只是他思来想去,居然觉得这个方法很优秀。

    反正那两个人正在专心比赛,叶如风跑了,万一他们两个都没有注意到呢?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过,空气中响起了苗人身上银饰碰撞的声音,夹杂着若有若无的树叶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郎中正站着抚摸稀稀拉拉的胡子,一脸严肃,衣摆因为这阵风飘动。而与他正对的是那个苗人,也是一脸严肃,不过比李郎中多了一丝为难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无疑是高手对决,比拼的是耐心、智慧还有钱财。

    想好了没?李郎中在山中走了一天,站一会就站不住,又坐下来。同时还打算把脚边碍事的东西往旁边踢一踢,只是看到那是自家孙女的时候,把脚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你看到了吧!程正百分百确定,李郎中是想把小红往旁边踢的。这老头可够狠的,这可是亲孙女啊!

    叶如风看是看到了,但是他这会儿更多的心思放在了自己能动了这件事情上。

    老神仙,我能动了。叶如风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程正。

    而正在看热闹的程正只是哦了一下就没有后续了。

    叶如风不干了,虽然他依旧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,但是他还要维护自己作为大侠哥的尊严:老神仙,我现在能动了,是不是要帮我小弟做些什么?

    直到叶如风说了这句话,程正才如梦初醒,抽空看了一眼叶如风状态,什么debuff都没有了,不愧是主角光环加身的男孩。

    你是想看热闹,省时省力等结果,还是费力不讨好?吃瓜正香旳程正很想看热闹,完全不希望叶如风去给那两老头捣乱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对叶如风来说,根本不是什么选择题,当然是看热闹了。不过我是他们大侠哥啊。

    看到李郎中了吗?程正意思了一下:亲爷爷都不着急呢。你皇帝不急太监急吗?

    叶如风也是意思一下:口头表达对小弟关心不允许吗?

    程正没和叶如风再辩,当然不是因为说不过叶如风这傻狍子,而是那边苗疆人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