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侠我不养成了:042 反派守信+主角无敌=?
  

    但是这小子没反应,好像是真的晕倒了一样。

    围观了整个事情经过的程正表示,叶如风还是有成为大侠的潜质,最起码在忍耐力方面是一流的。以程正极为匮乏的挨打知识看来,李郎中这一脚可不轻。最起码他踢到叶如风腿的声音是很响亮的。而且现在又不是冬天,没有什么衣服之类的垫着,这一下应该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老神仙,我该继续装下去吗?叶如风没有想到李郎中这么快就注意到自己,没有经验的他有些忐忑了。

    程正看叶如风说话语气平缓,丝毫没有忍痛的样子,非常好奇:你小子是练成金钟罩铁布衫了吗?刚刚李老头那脚可是下了狠手的啊。

    我腿麻了,没感觉。李郎中那下子也没多狠吧。叶如风毫不在乎,他关心的是另外的事情,我要是再继续装下去,今天晚上就得躺在李郎中家的院子里面过夜了。

    哪有这么夸张。李郎中会是这种程正编不下去了,李郎中还真是这种人。你可要坚持住了。你要是现在露馅了,就得赔李郎中的解药了。

    叶如风就在这里等着程正呢。老神仙,说起解药来。我记得你说过要给我一支千年人参做奖励的。这样的话,就算把部分解药赔给了李郎中了吧。

    呵呵。你知道千年人参的价值如何吗?程正看着那张千年人参藏宝图,只能对叶如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。

    没想到叶如风这小子平时抠门是抠门了点,但是大是大非居然异常清楚。第一,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不对。第二,我也不希望我的两个小弟就这样躺着了。第三,继续这样躺着,影响我练武。我明天早上还得起来扎马步呢。

    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!程正忍不住要给这段话点个赞。然后转念一想,好像有什么不对。你都这么说了,还问我干什么。想起来就起来呗。反正赔偿的事情又不是我来干。

    老神仙你的话有参考意义嘛!叶如风这么说着,身体上也开始动作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先低低地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关键词,然后眼睛睁了又闭,闭了又睁,意图造出一种朦胧的感觉来。就这折腾了快半分钟,叶如风才将将把眼睛睁好,一脸无辜的望着站在他身边的李郎中。

    李爷爷,你能扶我一把吗?我的腿好像有点问题,使不上力了。叶如风一副身残志坚的模样,不断地用手撑起自己的身躯,但是始终站不起来,好一副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种样子在苗人看来,甚至在李郎中自己看来,都是因为李郎中刚刚下脚太狠了,可能把孩子给踢伤到了。

    心怀愧疚的李郎中嘴里说着瞎话,却误打误撞了。你这是腿麻了吧。别硬要起来,爷爷扶着你在椅子上歇歇。

    好的,谢谢爷爷。叶如风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,减消了李郎中不少的疑心。

    那么为什么药材会没了呢?李郎中又重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叶如风躺在椅子上面,享受着夕阳的余晖,整个人都懒洋洋的。果然是舒服不如躺着啊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要承担责任的吗?程正看叶如风丝毫没有开口的样子,友情提醒一下他。

    叶如风却徐徐开口:承担责任是我想要做的。但是我的重点还是为了明天的练武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你小子也真是个人才,你别告诉我,你现在想在这里躺一会儿,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。程正对这种事情有些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武侠世界里面,叶如风这种武痴人设很优秀,眼里面只有武功,世界都是灰色的,没有道德问题。但是、这小兔崽子是他看着长大的,坚决不能让他走上歧途!

    你忍心看着你小弟躺在这里?程正打算以劝解为主,暴力命令为辅,绝对不是因为他觉得暴力命令有时候不管用。

    叶如风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小弟,心情有些复杂。说到底,都是怪老神仙你。非要让我去拿解药。李郎中都能赢的。

    程正突然觉自己纠结多年的问题得到了解答。为什么反派手上握着多人的性命,主角依旧坚决地用比试的方式获得解药,而不是不择手段的以人命为重了。

    当然是因为反派都是二傻子,无论如何只要是关系到其他人性命问题的时候,反派比任何人都正义,输了就一定会给解药。即使是一个反社会人格,也一定会在那一刻圣光附体,给出解药。

    根据反派必定会准守诺言,可以得知,主角想要救人,只要一个步骤就可以了。那就是在比试中赢过反派。

    根据主角光环无敌定理可以得知,主角绝对不会输。如果有可能输掉,那么躺着的那些人当中,必定有一个能让主角爆发开挂一样赢反派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问题的真相有且只有一个:守信反派无敌主角傻子才会去使用显得主角避战的手段。

    我真是聪明。程正想通这个道理之后,忍不住夸了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叶如风完全不能理解程正的心路历程:老神仙,你居然会觉得让我去拿解药显得你聪明?

    我不是这个意思!程正懒得跟叶如风计较,这个事情你不能怪我,我们要从源头找问题,一切都是因为苗人下了毒,对吧?

    反派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,程正终于知道这句话的完美语境了。

    跟李郎中承认呗,既然你都决定了用掉那个千年人参了。而且万一李郎中觉得你很是诚实,一下子就把你收为自己的徒弟呢?你别忘了,你今天来这里是想向李郎中学习人体知识的。

    程正完美地转移了自己应该为药被弄洒负责这件事情,而把问题转向了现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