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侠我不养成了:110 理论上来讲,我们没错
  

    所以叶如风被那个龅牙姑娘按住之后没有挣扎,反正他肯定是打不过了。但是,他有程正,所以他除了有暴力这条解决方法外,还有智慧这个武器。

    我们要先搞清楚程正清了清嗓子,这件事情从本质上是对方做错了。

    叶如风的头还在那个龅牙姑娘的手掌下,听到程正这话,立刻就惊喜起来了:她们做错什么了?露天洗澡吗?这样怪不得我们偷看,对吧?

    你知道强盗是怎么诞生的吗?程正听到叶如风这个神逻辑差点没有喷出来,虽然子啊绝大多数偷看洗澡的故事里面,洗澡的那个都是在野外露天的不安全地方洗澡,从本质上来讲是有问题的。但是这两个不一样,她们是在张谦之家的温泉洗澡的,这点不能赖人家。

    叶如风暂时大脑没转过弯来,以为程正这句话的意思在问他那两个姑娘跟强盗的关系。不知道,但是她们这个行为不算是强盗吧。

    你就活活笨死算了!程正都想要把这句话脱口而出了,还在他及时住嘴了,不然叶如风这小子又要跟他纠缠到不知道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别扯那些有的没的,先回归正题,你发现了吗?这个温泉是张谦之家的,她们这是擅闯私人领地,所以说,理论上来讲,我们没错。你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怂。程正说完还点了点头,增加自己言语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叶如风思考了一下,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:老神仙,你为什么不早点说?

    这个嘛当然是老子刚刚才想到这个问题的了,不过这样的话程正是绝对说不出来了。所以他选择再装一波逼:作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,我要告诉你,无论什么情况,偷看别人洗澡这种行为是很可耻的。我这是让你们长点教训。不要一天到晚的都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之后,程正莫名其妙地心虚了一下,果然当道德卫士这件事情也不是人人能做的,需要一定的脸皮或者清白的历史。

    叶如风在程正说自己道德高尚的时候已经把他给屏蔽了,现在他知道对方是做错了,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这个女侠,你能放手吗?你一直按着我的头,我都没有办法思考了。

    那个龅牙妹听到叶如风这话之后,皱了皱眉头,还是选择放手了。不过她放手的时候,嘴上可没闲着。小小年纪,自尊心还挺强的。你要是真的这么强的自尊心,就不要赶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你才偷鸡摸狗呢!叶如风反驳的话永远是最快的。对了,你知道这个温泉是私人的领地吗?谁允许你们进来的?

    张谦之听到叶如风这句话之后,立刻眼睛就亮起来了,跟着附和:对啊,谁允许你们进来的?

    那两个人几乎是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张谦之身上,可能是因为他是个成年人,那两个姑娘觉得大人说话更有分量。然而不看还好,看了之后,她们立刻就发现张谦之是装瞎的。

    你你这么大人了,居然利用一个孩子行骗?那个龅牙妹看到张谦之眼睛明亮,不像是瞎了的样子,当时恨不得暴揍他一顿。偷看姑娘洗澡也就罢了,还利用一个孩子做挡箭牌,这种人是真的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张谦之思维很清晰,少扯这些有的没的,你们为什么进我家的温泉?有谁允许了吗?

    你家的?那个麻子脸把张谦之的话重复了一遍,这是我们百花宫的地盘,怎么就是你家的了?

    程正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有些理清楚来龙去脉了,正打算跟叶如风说的时候,张谦之这小子突然暴动了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疯了一样跳下了温泉,连衣服都没有脱:这个温泉是我们医馆的,不是你们百花宫的。你难道想要强占吗?

    看到张谦之的样子,程正已经确定这小子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,不过就是不认账,打算死皮赖脸地撒泼。

    此时唯一不在状况内的叶如风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正在发疯的张谦之,张兄,你是怎么了?这是你家的,我们都知道,你洗澡都不脱衣服的吗?

    啧。程正不得不为这个傻狍子解说一下前因后果了。临风山庄的那个老三不是把医馆全部输给了百花宫了吗?这个温泉是那个医馆带的,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这个温泉是人家百花宫的。

    叶如风在程正的一番解释下,似乎明白了前因后果,然后他又问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:但是刚刚百花宫接手的人没有把这儿的医馆接手回去,所以这个温泉到底算我们这边的,还是他们那边的?

    这个嘛程正看目前这个架势,他可以确定,这个温泉是保不住了,那个医馆也是保不住了。刚才在医馆的黑衣大汉有明显的弱点,叶如风还有发挥余热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个妹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叶如风要是使用同样的招数,更有可能的是被对方扔进温泉里面暴揍一顿。总之这里动手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一样都不占。可能张谦之已经想到了这点,所以才使才直接跳进温泉撒泼。

    要不我们跑路吧。叶如风看程正这个、这个半天也没这个出来,干脆利落地提出了三十六计中最好用的那招,走为上策!

    叶如风冲劲十足,似乎想要用一招暴力冲锋把对方重新拱回水池。但是那两个姑娘也不是吃素的,几乎在叶如风冲过来的瞬间,力从地起,稳住身形,同时按住叶如风的头,把他死死地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程正看到被对方一招擒下的叶如风,慢悠悠地补充了刚刚自己没说完的那句话:你打不过她们。

    老神仙,你这是在说风凉话吗?叶如风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,或者说是识时务了。江湖上,还是以武功高低看人的,对方武功比你高,无论你心里怎么想,反正能做的都只有认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