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侠我不养成了:135 这符区别对待啊!
  

    张谦之知道自己装受伤是没戏了,不过他确实不能让叶如风撕,连忙解释起来:不知道为什么,你一撕我身上的符,我就觉得手脚直抽抽。

    手脚直抽抽?叶如风皱起来眉头,不明白其中的关节。老神仙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

    程正这哪能知道啊?他玩的是武侠,又不是修仙。他正要这么说的时候,发现了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叶如风这小子身上多出一个debuff:官方的惩罚,而张谦之身上多出一个debuff:官府的追踪。

    你看一下,这两张符是一样的吗?发现这点之后,程正立刻就让叶如风再次对比一下,这可能就是符咒给的debuff不同啊。

    叶如风听到程正的话之后,终于开始认真对比了:老神仙,这两张符是一样的啊!

    程正摸了摸脑袋,他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符咒是区别对待的。对于玩家控制的角色和对游戏内本身的npc作用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嘛,暂时还不好说。很有可能就是玩家会接到游戏任务,所以角色不会逃跑。但是npc没有任务,逃跑了就是逃跑,没有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真的是,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。程正是没明白这么一个设定到底是干什么使得。统一给追踪也没有什么区别啊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要跟叶如风交代一下:你和他别挣扎了。你们身上是被追踪的,想要跑是不可能的。还是想点办法,让挨板子的时候不太疼吧。

    什么办法?叶如风虽然没有放弃逃跑,但是他不介意多个选择。

    程正听到这个问题,嘴角微微扬起,这个办法是经久不衰,无数故事都用的情节:垫棉花。

    这些仙人施展法术,是靠这些纸符吧?叶如风把手上的惩罚签晃了晃:如果我们把这个撕下来,然后藏起来,这样他是不是就找不到我们了?

    张谦之听完叶如风的话之后,眼睛都亮起来了:好主意!他傻放过了咱,咱可以赶快跑啊?快快,把我身上这张也撕下来。

    张谦之的那张正好贴在他背后,这小子手短,够不着,一遍催叶如风帮忙,一遍自己伸手去够。

    程正听到叶如风的躲藏计划之后,立刻就要跳出来反对。开玩笑,他接了客栈打工十天的任务,这才完成了第一天,叶如风这小子就要跑路了。

    他一跑路,这任务肯定是要失败的啊。

    程正拼拼命地眨眼睛,希望眨着眨着,注意就能这么被想出来。同时程正在心里面也有些懊悔,早知道多学学动漫里面的任务想问题经典姿势了,没准有帮助呢?

    你别动!叶如风一声大喊,暂时打断了程正的思路。

    啧。程正特意非常大声地嫌弃了一下,他感觉他快要想出主意来了,然后就被叶如风这小子给搅黄了:喊什么喊,大半夜把狼招过来你负责啊?

    叶如风拍了一下张谦之的背,声音巨响亮,然后才跟程正说话:老神仙,我希望你有点常识,扬州城墙外的客栈是不会有狼的。

    疼疼疼!张谦之不知道是不是被叶如风拍的,一直叫疼。

    程正本来想教育叶如风两句的,但是看张谦之一脸痛苦地喊疼,似乎不是作假,于是只能发善心,先拯救这个已经失足的挨打青年。

    我没用力啊。叶如风看了看自己的手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我就是轻轻地拍两下。

    没用力他跟杀猪似的喊疼啊?我真怀疑他的叫声能把狼给招过来。程正刚刚差点被张谦之哀嚎给震聋了耳朵,现在听声音还有些不清不楚呢。

    张谦之在叶如风放手之后,没有立刻蹿出去,而是等了一会儿,才一瘸一拐的远离叶如风。

    唉?程正看张谦之的样子,也是有些好奇了,好像不是叶如风弄的。你刚刚是拍的他的背吧,他怎么看上去像是脚瘸了啊?你该不会偷偷踩了他两脚吧?

    叶如风也是好奇,我是轻轻地拍了他背一下,不至于那么疼的。再说了,我跟你似的,会偷偷踩别人脚?

    程正非常不满意叶如风最后那句话,但是他回忆了一下,自己好像确实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,于是心虚地转移话题。你拍他的时候,我都听到骨头响的声音了!

    等这句话说完,程正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叶如风这小子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实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叶兄弟!张谦之靠着墙,一边大口喘气,一边说话:你拿你手上的惩罚符跟我身上的对比一下,看看是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叶如风随便看了一下,然后非常肯定地说:是一样的,怎么了?

    哇呜!张谦之竟然突然就哭出来了,你撕我身上这张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是在被人剥皮。那个感受真的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程正艰难地咽了下唾沫,然后问叶如风:虽然我知道这么说不好,但是你能帮我问一下他,他是怎么知道剥皮是什么感受的?

    叶如风原本还是有些担心张谦之的,被程正这么一说之后,顿时也有些兴趣了,立刻就换上了有些好奇的语气,问起了张谦之他怎么知道剥皮是什么感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