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侠我不养成了:119 屋漏一定会有连夜雨
  

    这是被抢劫了吗?程正看到店铺里面桌椅板凳歪七扭八的,也没有什么东西剩下,除了被抢劫了,他实在是想不到发生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叶如风在这个问题上就没有程正这么傻白甜了。

    程正生活的环境毕竟是治安非常好的现代社会,在无处不在的天网下,抢劫偷窃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都极其低。对于很多犯罪事件,程正的了解都是从书本、影视作品中获取。所以他暂时是没有想到可能是内部人员作案。

    不至于吧。程正听叶如风说是那两个伙计把铺子里面的东西都卷走了,觉得有点难以置信。换了一个东家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吧。不是一样干活拿钱吗?何必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呢?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着,程正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了。主要是因为医馆暂时是临风山庄的产业,一般人没有这个胆量进来抢劫的。

    叶如风现在关心的是,这两个伙计有没有给张谦之留衣服。要是没给他留衣服可怎么办哦?你说呢,老神仙。

    程正嘴角抽抽:你该不会是在对我暗示什么吧?有这个功夫还不快点找去。

    在督促叶如风在垃圾堆里面找衣服的同时,程正立刻打开了新手镇的地图。拜托,一定要有服装店之类的地方。我呸,这么大的一个新手镇,买衣服的裁缝店都没有?这该不会是暴雨在故意坑钱吧?

    虽然知道不可能是这样,但是程正还是要阴暗一把,逞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老神仙,找到了,但是好像有点破

    不用叶如风说,程正也看到这件衣服有点破。估摸着这家店被扫荡一空,还能剩下这件衣服在垃圾堆里面,就是因为这衣服有点破了。没关系,反正又不是你穿。再说了,现在医馆已经这样子了。张谦之那小子接近破产,他还敢挑剔?

    哦。叶如风这次答应的很快,因为他也不想费心费力地在垃圾堆里面翻了。他还穿着新衣服呢!

    在回山上的途中,叶如风问出了一个深刻的问题:老神仙,我们要不要告诉张谦之医馆的情况?他会不会怀疑我们抢劫了他的店铺?

    有一点我要先纠正一下你。程正首先要捍卫自己的清白。他最多怀疑你抢劫了他的店铺,他看不见我。然后,动动你的脑子,你跟他一起泡了小半天温泉,哪有作案时间啊?除非他是个傻子,才会怀疑你。

    事实上,很多话不能说的太满。智商跟嘴皮子也没有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张谦之看到叶如风给他递了一件破衣服的时候,脸色有些不太高兴了。我那多衣服,你怎么就挑了这件给我。叶兄弟,我风流倜傥的气质,不是靠衣服衬托出来的。你不要妄想跟我比帅气啊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,程正有点同情张谦之了。他现在还是满嘴胡话,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。而事实上,他哥哥们失踪的失踪,没用的没用。他赖以生存的医馆不止被人打劫一空,还要面临被百花宫接手的危险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上看等等!程正突然发现,张谦之这小子的经历完全是主角标配啊。

    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啊?程正他可不擅长撒谎,这现编可真的是太考验人的反应能力了。

    咳咳,就是程正发现一字一顿已经不太能够解决问题了。总之,你通过了考验。我们来试试衣服行吗?

    叶如风这小子要是听劝就不是他了,不行。老神仙,你得告诉我你刚刚考验了我什么?

    程正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,他现在下线会发生什么。不过他也只是想想,刚刚花了50块,他最起码得把这个瘾给过了。没什么,就是看看你执行能力强不强。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了,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不过嘛,作为一代大侠,你是不能够害怕失败的。我就是想看看你面对失败的态度。

    遇事不决灌鸡汤。程正现在发现这条真的有用,终于他好不容易把叶如风这小子个忽悠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叶如风才美滋滋地穿上程正刚刚买来的衣服,一身黑色的衣服,倒是有那么一丢丢贵气和侠气。老神仙,你这个天衣也不怎么样啊。好像也就一般的布料。

    少来,你小子分得清丝绸和棉布吗?其实自己也分不清的程正努力装作自己分得清似的教育叶如风。

    张谦之看到叶如风穿上干爽的衣服,眼睛都直了。叶兄弟,你还有多余的衣服了吗?分我两件。

    嘿,这小子还真不客气,不止要衣服,还要两件。程正哪里给他多变出两件来?

    而勤俭持家(抠门)的叶如风自然也不会同意的了。他都快打算拍拍屁股走人了。张兄弟,我们要不就此别过?

    等等!张谦之和程正同时喊住了叶如风。

    程正还没有搞清楚这个张谦之的身份,而张谦之还没有一件可以走出去的衣服。所以这个时候叶如风是绝对不能离开这里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张谦之开口后,程正就不用说话了,那小子忽悠的本事是一套一套的,在不涉及钱财的情况下,叶如风完全不是他的对手。于是很快的,张谦之就让叶如风同意帮他下山取衣服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重点就是两个人都不能下山,只要其中一个人能够下山,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很多。

    花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,叶如风才慢悠悠的走到山脚下的医馆。程正对于叶如风这种臭美的行为表示非常不屑。这个剧情他熟悉,小时候他得到什么好东西都是这样,不过一般在玩没几天之后,那些东西就可以摔来摔去了。

    叶如风这小子也就现在能够好好爱护这件衣服,过不了多久,他就能穿着这件衣服进泥堆了。

    医馆的大门是开着的,但是程正发现那两个伙计不在。碰瓷王张谦之不在的情况下,这两个人应该没有地方去才对。该不会去开发碰瓷业务了吧?程正心里面暗搓搓地想着,然后推门进去了。